当我发呆时,我在想什么 - 季冬

今年的冬天应该是近20年来最冷的冬天。12月底文章提到冬天倏然而至,没想到仅仅是个开始。

我的手背每年都像备忘录一样准时龟裂,即手背因干燥缺水裂开,生成一道道裂缝或是一片片红色,最干燥时会有血水从中渗出。身边人都劝我用护手霜或者各种药物,乃至上医院检查。但我想到一旦春天来临,手背自然恢复如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就会搁置。这种痛觉让我在一年交际能清醒一番,回想上一年所思所想,然后为下一年做好准备和执行。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我的一种猎奇的仪式感。

阅读更多

失败2020

2020就这么过了。没有准备,没有活动,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情,或者说任何一件事都是特别的。在这个操蛋的年份,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活着已经很不容易。

我遭遇了友情、爱情、亲情的挫折,职业生涯陷入迷茫。很不幸,我没有做到逆势而上,却像浮萍雨打风吹去。多年后当我想起这一年,苦涩的味道一定是多于甜美的。

用“失败”二字总结这一年很精确。去年我用这个词形容2018: chaos,我本以为接下来的年份不会更差。谁知一个甜蜜的开始会换来一个唏嘘的结局?谁知当我跨过这个山谷,眼前是一个更深的大裂谷?

阅读更多

为什么说神奇女侠1984不是一部合格的超级英雄片

之前的标题 WW84 过于抽象,改为现在的标题。1.12

鸽了一年,《神奇女侠1984》在中国大陆比北美提早上映。前日与两好友看了这部电影,从电影开始到结束,我和朋友满脑子就两个反应:

WW84公映后,几个平台的评分都在一路雪崩,我适时调低了对这部电影的期待值(那可是DC影业啊!),带着“不要比第一部好,持平就行”的心态,稳稳买了IMAX影厅。特地挑在了工作日的大中午。

而这一次观影体验之差,不在于熊孩子、打电话、踢凳子,而在于这部电影本身,实实在在地对着我的脑袋和心脏狠狠开了两枪。我谢谢你了啊,Patty Jenkins

阅读更多

秋冬季

深圳的冬天在一瞬间就到达了。没有很明显的预兆,前一天还说着深圳为何没有冬天,下一天冷空气就像异鬼一样袭来。一件短袖到一件长袖加两件外套,也就隔了一天。

上一篇发照片的博文已经是8月24日。这四个多月来,我大幅减少了拍照的数量,而是向更值得回味的方向努力。那些获奖的神仙们,比如韩松和他的原画册,被选出来的作品就是我直接学习的来源。

阅读更多

当我发呆时,我在想什么

evermore

没有任何预兆,Taylor Swift 突然在 12 月 11 日发行了新专辑:evermore,此时距离上一张专辑 folklore (7 月 24 日)仅仅过去 140 天。

作为创作歌手,在 31 岁的年纪有如此旺盛的创作欲,巅峰当下,未来可期。我甚至还没听熟 folklore,本身 folklore 就以大量生僻词和历史故事梗著称,evermore 又是 folklore 的姊妹专辑,估计会苦了不少母语非英语的歌迷朋友。我购买了数字专辑,在实体引进以前,会如同 folklore 那样不停循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