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日志

国庆二三事

国庆假期7天,这段时间一点都不太平。

香港的事件在持续发酵。从六月份到现在,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那些大街上的黑衣人,网络上的键盘侠,是否已经忘了起初的那些诉求?

因为一些原因在国庆期间去了香港。经过口岸时,我看到了口岸外的一个建筑物上有一面巨大的国旗,旁边的住宅楼三两阳台也挂着国旗。


踏上香港的土地,在口岸处就能体会到聒噪的人们。那一天的港铁全线停运,我运气不好在人最多的一个口岸排着长龙。人群里有大陆人也有香港人,排队上巴士那边香港人居多,一个香港人一直在大骂着些什么,各种粗口层出不穷;另一头是两条去往香港市区和新界的的士排队处,这里集中大陆人,几乎每个人都低头沉默不语。

天气十分炎热,虽然刚下过雨。我的蜂窝网络告诉我,我所处的地方还在大陆范围,但是整个感受已经和大陆完全不同。好不容易排队到上车,司机却说不前往上水。上水里口岸很近,也还未到交班时间,起初我不明白为何不能过去。后来仔细想了想,好像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上车继续排着长队,花了半个多小时才离开队伍,前往上水的路很通畅。街道上人不算少,可是路上的商铺几乎全都关了门。往前走几步,我看到一家中国银行,大门紧闭,玻璃被杂碎,墙上用黑漆涂满反动标语。往前继续行进,有一群人站在路边,表情严肃,司机跟我说这些人晚上会换上黑衣服,带上黑色面具和黑色帽子。我不敢下车太久,夜幕已经快要降临。

回到深圳时,已是晚上吃饭时间,安全感比在香港时多多了。


黑色的人们打砸抢烧,砸烂银行和地铁,烧掉图书馆和列车,暴打路人,往警察身上扔燃烧弹,抢警察的手枪。这头红色高歌、兵强马壮,那边乌烟瘴气、兵戈扰攘。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莫雷发表了一些言论,没有认错没有道歉,站在他的角度自然没有问题,然而联盟的应对方式极其双标。联想到2014年对快船老板斯特林的处理方式,这种做法让人无法接受。你有你的言论自由,我有我的原则。事情过了几天,国内的企业和媒体基本在统一战线,只是苦了腾讯,好不容易做起来的业务,因为一条推特前功尽弃(斯特恩同感)。NBA方面陆续有些球员和管理层表达了态度,黑人和白人的做法大相径庭,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题目。

《科比和他退役后的NBA》系列(20172018)不再更新,草稿作废。

十月还是写了文章。

由陈仓颉

以有涯随无涯。

“国庆二三事”上的14条回复

我最近看了一些关于法国戴高乐时代“五月风暴”的资料。我觉得,HK和法国当年的暴乱有相似之处。闹事的人,不是最底层的工人农民,而是从事非生产性工作的学生和教师。绝对不是人活不下去没得吃才闹的。

闹事HK人用“毅进仔”来嘲笑警员学历低,说警员是体制的“走狗”,还摆出一副法国大革命的架势,要求成立临时政府,取代林郑月娥政府,拒绝跟中央合作。

整天把民主普选制度挂在嘴边,除了学校里的人,还有谁?因为真正的底层劳工更关心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而不是那些抽象的理论术语。

说回法国的“五月风暴”。戴高乐将军被闹得下台了。不只法国,那时候全世界都在闹。大陆在闹文革,日本在闹赤军(医科生带头),意大利也在闹左翼运动(又是医科生带头)……后来资本家政府出台了各种社会福利政策,多出福利国家这一说,最后各地的暴力活动平息了。事后,有法国人说,五月风暴是因为学历泛滥,文凭不值钱,社会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学生教师们的待遇正在变差,日子过得跟无产阶级一样苦,结果他们通通都不干,要往死里闹。

香港该不会又是这样吧?我前几年听说香港有“副学士泡沫”这回事。

有理有据。香港闹事的主力军正是正在读书的学生们,很难见到最底层的人的身影。对于这个现象,我读过一些分析,大体都归咎于现行的经济问题和政策问题,反倒是“真普选”不是最重要的核心诉求。

NBA的全称终究是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这个Nation是US,站在别的国家立场上思考问题才是政治不正确。
莫雷那么精明的人,说他一时头脑发热是不可能的。CCAV也好,中国篮协也好,说它们没经过领导批准就发声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安心吃瓜就好了。

在大是大非上,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立场。
是啊,社媒已经出现一些很靠谱又有依据的分析和预测,可以百分百肯定莫雷不是智商下线才发的推。

2014年是一个转折点,给了香港一些青年和世界上一些势力的信心,导致了这一次事件可以持续如此久,影响如此大。

坚决定性为暴乱并镇压,然后开坦克把废青全碾死,取消掉香港的自由贸易地位,让外国关税投资和内地一视同仁。由党直接领导香港,然后和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国主义国家开战!这样中国就稳了,有希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