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牢骚

公司已经陷入了创立以来最大的困境,除了电商平台本身的政策收紧,更多的是公司内部的各种变化,还有背后整个经济寒冬。投资人和创始人之间的理念不和,新招来的总监和他的团队与股东之间不可调和矛盾都是让公司落得这般境地的原因。一个最坏的结果已经渐渐浮出水面,我们甚至还没有想到一个合理有效的解决方案。最近几个月,我们为公司的各种问题焦头烂额,在这样的负面环境下,我们不得不想好未来的后路。从毕业到现在,我一直没有沿着我大学专业的既定路线走。大学专业是信息管理,大三学习了一年Oracle数据库管理,考上了OCP,但是没有考上更有价值的OCM。第一份工作与Oracle数据库毫无干系,浑浑噩噩了一个月,下一份工作去了IBM外包做系统监控,又是消耗了一段生命。主要是早晚班倒班太伤身体,所以我想我的寿命可能因此减少了十年吧。但好在我接触到了大公司的管理制度和整体氛围,对职场有了初步的理解。再下一份工作在一个初创公司做IT支持,一做就是两年。这两年是我有所失也有所得的两年,不愉快的经历在15、16年的两篇文章里有所提及,不表。再接下来就是现在这一份“创业”工作,我以老板之名行着劳动者的路。我学到的东西非常多,舍弃的也更多。我至今也不知道我去年做下的那个决定是否正确,但若是回头看,我也不后悔走过这一段。只是想起上一家公司越来越壮大,心里多少有点唏嘘。

曾经停下回头看,我从“创业”以来,到底做了什么,什么是没有做的。从过程来看,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脑海里是一片浆糊,至今没有形成一套系统的电商理论。但从阶段性的结果来看,我好像又做了什么,让公司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我时常和身边的好友倾诉工作上的事情,有人给我鼓励和信心,有人给我排忧解难,有人对我心生羡慕。但其中的苦和乐,大概没有人能完全理解吧。在所有烦心的事一下子全部涌出来时,我就很想大声喊一句,我他妈当年就不应该出来做这份苦差事!冷静下来一想,我这两年的成长却又对得起我的付出。即使在投资人和同事看来,我不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他们所想的也没有错,只不过我更喜欢用脑子去做事情罢。

经济非常不景气,投资人压力一天比一天大,公司支出越来越多,亏损却越来越大。我们都非常紧张,每天紧绷着一根神经,下班和朋友去喝茶,朋友们一眼就能看出我心思还扑在工作上。不少朋友说,你拿着这样一份“基础工资”,完全不和你平时的工作量相匹配,干脆别做了,自己另起炉灶反倒更踏实些。我怎么可能没有想过这一条路呢?只不过那天跟同事的聊天里,他这么说:不管公司未来走向如何,自己终归要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既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投资人,起码要做到问心无愧。我问心无愧吗?可能不完全是,我会掉进那个“工资不匹配自己的工作量”的圈子里。我非常喜欢钱,我想买很多数码产品,想买很多的线上课程、书籍和游戏,这些都建立在平时能获得的面包上。当面包不够时,根本没法去想这些身外之物。

我和投资人发生过矛盾,对大问题的解决方案产生过重大分歧。但身份放在那儿,很多事情不是我一拍板就能决定的,因为板子压根就不在我手上。这时候只能咬咬牙忍了,但是看着公司的车轮缓缓向歧路上偏移,你却做不出任何有用功,那种心情,真的非常绝望。当这种绝望累计到一定程度,我就麻木了,因为你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没用的,一颗石头扔进湖里没有泛起一点涟漪。我开始想以后应该做什么,还没想到这一步时,脑海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是,我能做什么?

晚上跟Emma喝茶解忧,聊到了这个话题。她说,你可以白天写文章晚上去清吧唱歌呀。我听了先是一愣,这好像是我最大的两个爱好,她一下子给出了一个似乎有可行性的方案。愣完以后我反应过来了,我何德何能,能靠半桶水的笔杆子和嗓音赚钱?这两者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过了一遍,理想是理想,现实还是现实。等我到能靠写字赚钱的那天,我可能不会唱歌了;我的声音也不值得听众给我付钱。还有写程序,这已经被我荒废了好几年,现已拿不上台面。

我的梦想是开一家清吧,没事请一些乐队歌手来台上唱唱歌,台下卖卖酒精和饮料,给人们提供一个小憩之所。这要建立在很多很多面包上才有可能走第一步,莫提后面那些更困难的步骤。可我连一个亚马逊都做不好,没有赚到钱,何谈从零开一家清吧呢?经济不景气,家里情况也不宽裕,自己没有可以赚钱的一技之长,未来还是一片模糊。

尚有开荒路。

《一点牢骚》有11个想法

  1. 作为一个搞图片的,亚马逊最近都警告过我们了,越来越严格规范了呢。

  2. 创业也是有所得、有所失,也有所思吧。这种艰辛我觉得没经历过的人是没法体会的。我这人胆小,如果我赚得起也赔得起我才敢创业。在保证金钱别出大问题的情况下,我鼓励你继续走下去。

    1. 林老师,你的经历也是我这样的小屁孩没法体会的,若是我,怕是坚持不到现在。我能一直走下去也是因为有一个比较丰厚的靠山,但这座山迟早有一天也会被吃空,这才是我最害怕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