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年味已消逝

庚子年匆匆来到,人们和社会好像都没反应过来。

每个人都在想2020年会不会更好,2019年已经够糟糕了。两个多月过去,大家都想重启这一年,或者回到上一年。疫情还在持续,许多公司的复工时间不断推迟再推迟,我的整个二月可能都不用到公司去。

没有人过上一个正常的春节。每隔几日去超市补充粮食和日用品,再远不敢过对面街头。楼下的商铺只有便利店还在营业,偶尔也会锁上,只有消毒蓝灯开着。几日过后重开,我问店员,答曰申报没有完成,文件没有下来不能开门营业。小区的门口只开放一个,常年驻扎三个管理人员,一人登记,一人测体温,还有一人管理小区内的快递。

这样的情景,在全国各地上演。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对于湖北和武汉一些官员的操作已经麻木,已经没有精力去问责。全国上下都知道把疫情控制好是头等大事,但总有些憨批的智障操作把进度又往回推了一点。

企业和学校受到极大影响,最容易被群众感知。餐饮业里的佼佼者,再大也难经住这段时间的打击,更不用提靠人流量支撑的中小企业们;没有学校开学,网课成了学生老师家长都头疼的事儿:学生厌学,老师厌教,家长厌督。这段时间多多少少有些苦中作乐的意思,但本质上对生活的影响是巨大的。好在人们适应能力强,普通人的日子还在过。

但那些深陷泥沼的人们,我们普通人根本无法有哪怕一点的感同身受。那段时间看了太多人间悲剧,以至于陷入“同情疲劳”,到了不能控制好心态的地步。我立即断开所有社交媒体和新闻输入,放开娱乐几天,让自己变回一个正常人。


2020年至今,通篇写着一个大大的“悲”字,有些疫情中反应出来的人情之美也是建立在大量的悲剧上的。李文亮医生事件同样如此。许多媒体称呼他为“吹哨人”,实际上我并不是很认同,他没有主观意识上发挥吹哨人的作用,他作为一个医生尽职尽责,作为一个普通人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最好。2月7号他逝世的那天,我一点点翻阅他的社交媒体,越看眼眶越湿润。一个仿佛就出现在身边的人,喜欢炸鸡腿和鸡蛋灌饼,喜欢电子数码产品,关注了几个数码KOL,喜欢电视剧和漂亮女孩,是一个虎扑JR。就这么逝去了。

我们发出祝愿的时候,有时候会有恭喜发财、万事如意、早生贵子,其实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平安喜乐。没有身体健康,便什么都没有。

In memory of Kobe Bean Bryant.
1978.8.23 – 2020.1.26

2 thoughts on “年味已消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