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至爱梵高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 Starry Starry Night

一部时长94分钟的电影,每一帧都是用油画绘制而成,一共6.5万帧。梵高的故事有所耳闻,这是我看过的第一部讲述他生命的故事。

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大部分注意力都沉浸在油画上,剧情本身并不是特别吸引,这部电影最大的卖点就如同它的宣传一样,每帧即油画。在黑暗的电影院里,4:3的画幅,确实使我感到美得特别。但也由于油画的原因,演员本身的表演似乎都被油画盖过了。贯穿整部电影,有一些场景出现了梵高的名画,星夜、梵高的自画像,开篇便是黄房子,以及中后期的麦田,还有其他认不出来的画像。我的审美不高,对于把油画动态化的处理没找到欣赏的点,但尊重创作者对梵高的致敬。剧本没有以梵高为第一视角,而是邮局局长的儿子为他送信给弟弟西奥,送信的过程中遇见各种与梵高有交集的人。安静、低落、神经质、狂躁、可怖、温柔,这些都是剧中不同人物对梵高的评价。在我的理解里,梵高是一个不被人理解的、有抑郁症的、脾气暴躁的天才。他从开始画画到死亡,只有短短8年的时间。他的作品在他在世的时候不被认同,直到去世以后人们才取下有色眼镜。

但最触动我心的是梵高的孤独。在电影剧情里,梵高在生命后期才开始画画,短暂的一生大部分时刻都是由弟弟资助,自己没有卖出多少幅油画。在麦田里创作被熊孩子砸石头,在酒吧里被人冷嘲热讽,去到巴黎学绘画时,人们对他的作品指手画脚。但梵高并没有对此做出出格的反应,而是默默地把工具收起来离开,或是狼狈地离开。在咖啡馆的那段时间,咖啡馆的小女主人对梵高满怀欣赏,因为不论是任何天气,梵高一定会把工具拿到街上开始绘画,风雨无阻。这时候女主人就会在梵高头上撑起一把伞,这是电影里为数不多的比较温馨的镜头了。但仍然没能抚慰梵高的内心。生命的最后两年,梵高彻底精神失常,割掉了自己的耳朵送给妓女。


人总说天才是孤独的,然而我认为人类都是孤独的。梵高把内心铺在油画上,铺在写给弟弟的信里,我们找寻所有能够承载我们孤独的载体。我们可以有家人、爱人、朋友,但到了自己独处的时候,孤独的感受无处可躲。白天我能跟身边的朋友嘻嘻哈哈嬉笑打闹,晚上跟爱人鱼水之欢,那是作为一个社交性的动物在社交场合里的外在表达。在没人知道的时刻,例如回家的路上、无人的大街、没有开灯的房间,人会变成另外一种动物。这种动物把自己与社会抽离,切开与其他同类的所有联系,把自己与自然融为一体,自己就是自然的一部分,从一颗受精卵变来,化成一颗尘埃飞去。因为人类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也是人类赋予给人类自己的。在《Coco》中,一个人的死亡分为两种,一种是生物上的死亡,没有呼吸,心脏停止跳动,大脑不再思考。另一种死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忘记他曾经存在过之时。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有了“人活着没有意义”这样的念头,我做过的事情,心里的牵挂,身上的责任,都是无意义的,当追求自己的梦想,或者完成自己的事业时,还不是对自己说一句:So what? 人类的诞生本来是一种自然选择,经过了几十万年的时间原始人进化成了智人,人类有了想象力,便开始产生故事,人类数量多起来,便需要统治者,故事就是最好的统治工具。于是到了现代,所有的人类都活在故事里,相信着几十亿人都相信着的故事,以此一代一代地存活下去。世界上本没有终极目标,世界大同也好,共产主义也好,42也好,不存在的。Nothing is true.

11 Comments

  1. 院里免费送这部电影的票子,时间下周二,但是我下周二考试,去不了,便宜占不了了

    • 那可惜了啊,这部电影是近期比较好的院线电影,另一部是《至暗时刻》

  2. 梵高,熟悉的陌生人。
    熟悉是因为这个名字从小听到大,陌生是因为,我对他一无所知。

    • 说的是,小时候的美术课一定会有梵高的《向日葵》,但也仅限于此了。

  3. 人在独处时,会发挥出他巨大的创造力,凭借着他的本性或者能力创造着不同的东西,尽管有的是坏的,而有的却能震惊外界。

    • 古今中外有多少天才的生平都让人叹息啊。

  4. 表示很喜欢梵高的《向日葵》
    高三时桌子上贴的画是向日葵。
    现在我的容纳箱的图案也是梵高的《向日葵》

    • 《向日葵》是我第一次接触梵高时见到的画作,印象最深的是《星夜》,刷新了我对印象派的认知。

  5. 这种类型的影视不是我的菜

  6. […] 斯特里克兰在塔希提上追寻到了心中的真理。他重病缠身,眼睛已快看不清,但他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看得更加清晰。他把最后的大作画在了屋子里的墙上,画毕,他感到人生已经圆满,然后让土著妻子死后一把火把屋子烧了。除了他自己、土著妻子和一个医生外,没有任何人见过那副巨作,包括“我”。实际上那幅画具体画得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毛姆借由医生之口已有所描述。用毛姆的话说,斯特里克兰已经看透了生命的本质。斯特里克兰的原型是高更,我对高更的理解仅限于前不久的那部《至爱梵高》。至于斯特里克兰这幅画,原作也许是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画家高更。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