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从高考制度所想到的

翻到了一篇刚上大学时写的文章,文字稚嫩、想法单纯、思考表面,时隔五年回过头再看,感到羞愧不已。但幸运的是,自己已经不再非黑即白,且文章中的信念仍然秉持着。经过社会短暂的磨练,今天的我已经比过去成熟了一点点,总算是有了些许进步。现在把文章原封不动的贴上,反省自己,同时也警醒自己,不能满足于现在,也不能忘却过去,只有不断地前进,才能达到自己最终的目标。

从高考制度所想到的

      前不久是一年一度的高考,转眼一年就过去了,随着资历的增长,我对问题的思考也有了进一步的加深。高考前后在微博看到了一些让人心不安的新闻,比如「母亲被车撞晕,女儿被劝告坚持进考场」,比如「高考前父母遇车祸一死一伤,众人为考生隐瞒13天」,还有为了不被市民影响高考的「高考考场外家长怒拦骑车行人引冲突」,甚至残忍的「为不让蛙声打扰考生,家长毒死一池青蛙」。我很疑惑,这种猎奇的现象是何时开始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什么时候高考成了高于一切的事情,甚至连亲人的生命在它之前都不值一提?

     我曾经参与过网络上关于高考到底有多大重要性的讨论。「高考公平论」是最多的也是最大众的说法,他们认为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高考是相对来说比较公平的一种制度,那些家境不好的孩子只能把高考当作唯一的出路。我曾经也倾向于同意这种看法,可是高考过后我想,这哪门子公平了啊!就录取分数在地区与地区之间都有几十甚至几百分的差距,这公平吗?重点大学的地方保护主义对本地学生的青睐,这公平吗?我本身家境不算很差,能在有本地户口的情况下读到不错的学校,但我也是近来才有过换位思考,那些不是沿海地区的学生,考上这里的学校,是付出了比我多多少的汗水和艰辛。有一句话有些讽刺,高考也许是你人生最后一场公平的考试了。这样的公平,真令人唏嘘。

      往前说。高中三年,是一个少年最美好的年华,但是大多数在读书的少年都在这三年里耗尽体温,只为了那一场「公平的考试」。我想起高三那年是怎么过来的,想到那些曾经嬉笑打闹的朋友渐渐安静下来,教室里渐渐笼罩出一种窒息的气氛,那是多么辛苦的一年,那一年除了备考,没有别的什么事了。一年的时间,能把一个人的思维变形成什么样。高考后的撕书扔书烧书,算是宣泄了憋了一年的郁闷,但又剩下了什么?身边多少朋友高考过后对我说,我不知道我未来的路在哪里,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梦想的人。

      不能说这样的一场考试能把一个人的梦想破灭,但是谁不是从懂事学会思考开始,就知道接下来那么多年的读书就是为了高考,而不是寻找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的价值?我是幸运的,因为我仍然有梦想,我还有追求的能力,可是我为那些除了学习就不会做的事情的朋友而感到心酸,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做别的事,而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除了应付考试还有别的能力做别的事。我走进高考考场的心态是非常轻松的,不带一点负担,轻装上阵,结果虽然不尽人意,但至少通过了。我在高考之后,我发现我突然多出了许多空闲的时间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生活照样过的跟高三一样充实,那种感觉很美好,我多么希望每一个朋友都能如此,可是我听到的,仍然是「我的未来一片模糊」。

      我思考过取消高考的可行性,开始时我是单纯的,认为只要取消高考,大家就不止一条出路了,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想往哪里走就往哪走。好天真的想法,在中国大陆这个「大酱缸」里,那简直就是腐败滋生的最优良的土壤。这样的事实让我感到绝望,我们既然不能取消高考,也不能在高考制度存在的情况下实现更大的公平,是不是那些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学生就要一直忍受下去?但是又有一种现象值得深思,在大陆,我们常常抱怨自己受到的不公平,而实际的情况是,我们只是抱怨自己处于天平的不公平的一方,一旦我们处于公平的一方,我们就会希望公平和不公平的差距放大。这也许是为什么每年报考公务员的人越来越多,腐败现象也有增无减的原因。我一直认为柏杨先生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里对国人的评价非常准确到位,言语犀利,让人羞愧却无法反驳。

      我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从来都是顺从大于质疑,从小学或者幼儿园开始,我们一定会听到「一定要听老师的话」或者「你不管,你只要照着做就是了」,老师们很少直面我们的问题和质疑,久而久之,那种质疑的精神就越来越少,变成「反正怎么说都不会改变别人的看法的」了。我们的问题一定有标准答案,每一道数学题,英语题,甚至作文,都是有一个标准,什么题目,什么题材,多少字。那些高考零分作文,往往都是会出现精品,之所以为精品,正是触痛到了社会的痛处。这也是一个社会的真实写照,当在一个社会里我们无法自由地表达思想的时候,还是一个素质高的社会吗?

      没错,我提到了自由。二十世纪时陈寅恪先生提出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至今还没成为中国学生的烙印。有人说,一个政府对民众在言论自由方面的宽容程度决定了这个社会的民主程度,我认为这句话很准确精辟。照着这句话一想,我们所处的社会离民主仍然非常大,然而这不仅仅是政府的原因,这与这个社会的民众的关系很重大。电影《V字仇杀队》里说到,「民众不应该害怕政府,政府应该害怕他们的民众」,可是事实往往相反。我通过自己的思考得出一个结论,民智决定了一个社会的民主程度的下限,政府的作为决定上限,这个结论是否正确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可是我发现,在中华文明几千年里,「自由」一词似乎未作为一个人的基本素质出现过,一直都不是人们所主要追求的一部分。柏杨先生认为中国人有很强的「奴性」,这种奴性也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下级一定要听上级的话,一切以领导为先,领导都是正确的。毕竟从某种程度上,领导决定着我们的饭碗。这在这片神奇的土地却像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回到现代,这种自由也可以理解成独立思考的能力,遇到问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这本是学生的基本素质,但在高中的教育里这种能力却被无可奈何的僵化了,变成了单纯的解题能力。大学的本质是学术自由,但这种精神在国内的大学里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扬,而被好好发扬的,都是什么呢?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我一直把陈寅恪先生的话作为我的学习准则。我们并不是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而是惧怕独立思考,在这种教育制度下熏陶了这么多年,我们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会因为触碰到统治阶级的敏感之处而担惊受怕,但我并不害怕,我知道与我有同样想法的人有许多,我与他们一样,都热爱自由,追求自由,并甘愿为自由而做出牺牲。

阅毕,浮现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自己。

现在的思想早已不像当时那么偏激,甚至有的想法已经和过去完全相反。但我庆幸我的本质仍然没有改变,即是追求「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2017.4.16

2 Comments

    • 陈仓颉 陈仓颉

      现在读来尴尬极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