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渐消逝

今日开工。节后综合征适时应验,需要强大的自制力才能让自己重新动起来、找回状态,否则在松懈的节奏里无法把任何一件事情做好。趁着现在整理一下情绪。

时隔两年,今年的春节终于又回到了家乡,但地点搬到了距离乡里十分远的地方——市中心,已经不在同一条村里了。因此,在新家里我没有感到多少老家的气息,反而像是去了另一座城市度假。在过年8天期间,除了回了几次外婆家,其余时候我在家中见各式各样的亲戚,好几次都让我倍感无聊而出门闲逛。闲逛时也没有过去走在乡间小路的惬意,只有嘈杂的人群、越来越城市化的道路和无法忍受的噪音攻击。

始终没变的,只有每次回老家必然会有的外婆卤鸭和与舅舅的促膝饮茶长谈。我早已过了能在放鞭炮里获得快乐的年纪,当我看着表弟表妹和舅舅愉快玩耍时,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希望他们能从中获得的满足再延长些。

与舅舅的谈话内容,也随着年岁增长变得更加广泛。舅舅常说自己读的书少,许多东西都没有年轻人懂得多了,实际上那些来自更年长者的经验是读多少书都学不来的,那些知识唯一的获得途径便是来自他们。有一点我感到庆幸的是,在一些原则方面,我和舅舅能保持高度的一致。这些原则适用于日常的人际关系,工作生活,还有看待事物的态度上。

我从前几年开始,对追源溯祖突然十分上心。我内心有一股特别强烈的欲望想要探寻自己的祖先,经过我和我的上一辈上几辈的出生成长之地,这个欲望在这个春节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我看到了我的出生地,我父母成长的地方和家族的祖祠。那种感受超越了时间、跨越了代际,从不同时代的建筑物间看到了一个氏族的发展史。仅此一天而言,我的春节过得非常充实。

但是反过来想,这是已经发生过的、已经印刻在历史上的事实,与我当下的每分每秒没有太大的关联,即使几乎每一年的春节我都是与家里人共同度过,但是那一股年味愈来愈淡,只能以通过拜访祖先的方式纪念春节。这多少显得有些悲凉,传统一点点逝去又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抓住后寻回,似乎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如同家乡的城市化、移动互联网大举侵入每个人的生活一样。

加入对话

24条评论

      1. 不会,我每次回国都没有手机。在外面,别人玩手机,我坐在那里发呆。我也只能用现金付款。我把需要换乘的信息事先查好,然后出门= =

        1. 身上没有带着手机真的不会没有安全感吗?我是觉得挺困难的
          圈圈变成狡猾的小猫咪啦,我更新一下这边的链接和名称

  1. 我小时候一直不理解放鞭炮的快乐,长大了听不到了才开始觉得那是热闹。

  2. 放假七天,没有一天消停……无聊,累,不过也还行吧,毕竟好多亲戚一年可能就只能见上一次。

  3. 可以试着找一下族谱之类的东西。
    以前我一直以为我们家没有族谱,后来偶然间竟然得到一本,虽然内容也很粗略,不过总算了解到一些不曾知道的家族历史。

    1. 在回来老家之前我在网上试着搜寻族谱无果,后问母亲发现族谱不放线上。似乎在爷爷那里只有一本

  4. 吃饭前拿个手机拍个照,吃饭时一手拿手机一手拿筷子,吃完饭还是拿着手机。
    没有年味了,硬是要说有的话,就是门口的爆竹声,点的香和烛吧。

  5. 族谱文革的时候烧了。四旧破了,四新没立。
    小农经济不复存在,村落被打破,宗族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以前出五服就不叫亲戚,现在怕是三辈后就不认识了。

    1. 不大的家族网上数能找到三辈以上就很厉害了,现在想了解祖辈的过去只能听长辈们过去的故事,还得分辨一下虚实

    2. 我家也是一样,当年都付之一炬了,现在追寻族谱已经了无踪迹,唯有活在现在,做好自己,或许就是对祖先最好的告慰。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