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被封城时,我在拍什么

深圳3月14日到3月20日期间封城了。不能出小区,不能去上班,只能每天去小区楼下测核酸。居家办公百无聊赖,也不知道拍点什么照片好。

第一天,心情郁闷,对着客厅桌子拍了张虚焦的照片。

第二天去拿快递,隔着牢笼,让小区保安帮忙获取一些必要的物资。

小区公园里两只对峙的小猫,一动不动几分钟。拍完这张照片马上就打起来,然后钻到不知道哪个草丛里去了。

从阳台往下看,路人几乎没有,只有蓝蓝黄黄的外卖小哥和出租车。

不能出去吃m记,家里没有西点,只能蒸白馒头当早餐吃。

外卖袋子上的一首现代诗。

解封倒数2天,夕阳挺美。

作者: 陈仓颉

以有涯随无涯

《当被封城时,我在拍什么》有21个想法

  1. 现在沈阳也从24-30这期间半封闭了,这场奥密克戎的毒株令人措手不及。疫情当下,保命要紧,人生来就是苦中作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