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季

早上在上班途中,已经看到不少学生模样。小学生、初高中生脸上的稚嫩,使我想起多年前的学生时代。小时候总是最快乐的,没有烦恼,也没有多少恐惧。

今年因疫情,开学时间迟迟未定。直到前几天才正式通知,依旧是9月1日未变。急匆匆准备完,就要正式踏上新学年。不肯上学的现象必然会出现,有些小朋友过完假期,已经找不回上学的感觉,就像我们当年一样。

从小学时起,对于“年”这个概念,我向来感到模糊。一年的切分年的那个阶段,不是过年时的烟花爆竹和卤味盛宴,而是那两个月西瓜风扇的盛夏。现在还清楚记得临近暑假的一个晚上,我在学校宿舍里听小朋友们聊天,大家都难掩兴奋之情,想着放假做什么,去哪玩。有一个小朋友突然说了一句,“放假两个月”,这五个字颇为深刻,一直萦绕在脑海。

我那时候做了一个简单计算,一个月是四个星期,两个月就是八个星期,我要过整整八个星期不用上学,这个时间实在太长了,我能做点什么呢?我更换算数方式,一个月30天,两个月就是60天了。上一个星期的学也只有5天,我还觉得度日如年,那两个月岂不是要熬出白头发来?

那些年的暑假,我从商场各种店铺打滚,在店家的电脑上玩游戏,翻架上各种游戏碟——这里想起一个小插曲。记得在更小的时候短暂玩过一个著名游戏,在某一家小店见到这张碟,当时苦于没钱只得忍痛离开;再回来时,小店已经不在了,随后我走遍家附近各个卖游戏碟的商铺,都没有找着。为此我印象特别深,可能也由此患上一点仓鼠症。

后来蹲在家里,再到后来去学画画和各种乐器,填满了每一个无聊的夏天和冬天。如今画画和乐器早已忘记,倒是对于计算机这种设备,我对它的热爱没有丝毫衰减。我学会了各种小技能,到今天还在为我的工作生活起作用。

后来我白头发长了出来,觉得两个月不过眨眼刹那。

我毕业,工作,进入一个热门行业。这个行业延续了我对于一年切分时段的习惯,在每一年九月,是电商开始进入旺季的时期,一直到次年初。九月之前所有的工作都是为旺季做准备,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开始一场与平台和买家的斗智斗勇。从我重新踏入跨境电商的大门起,已经快4个月。在工作期间,总是时不时想起4年前那些好与坏,人情冷暖和焦头烂额。我学着把经验化为可以实践的行为,避开大坑改变可能不好的结果,对突发事件理智应对。然而市场千变万化,一定会碰上从未碰到的事情,好比新增的平台规则、过时的玩法,平台对部分卖家的大开杀戒。躲开了就活下去,躲不开就挂了。挑战还是有的,前景还算明朗,一步一个脚印踏实走下去就是。

我好像又开学了。

《开学季》有10条评论

  1. 对小时候所有美好的记忆全都归集在了一点:寒暑假可以自由安排。
    成年人最残酷的事情就是全年上班——那几个调休过去调休过来的少得可怜的公共假期不说也罢。

    回复
  2. 从最近的政策引导看,是在往卖家有利的方向发展吧。没参与,不晓得作为卖家方,是不是真的有体感。

    回复
    • 后来上高中,我整个假期都是在焦虑中。大学反倒好了些,因为脱产学习考试,假期也是在学校里呆着,就这样过了两年。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