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今天是高考第二天,不出所料地,微博微信上面一片哀嚎,某某卷什么题什么题太难了,完全不是人做的;某某卷数学题超纲了,空白了好几片。我早已忘记当年高考做了什么题,但我还记得最后一天的天空很蓝,考完最后一场出门的时候,连空气都比往常更加新鲜。脑袋完全放空,好像过去几年学过的知识都一股脑抛在身后的操场上,而后随着学校被拆,全部埋在了地里。几年后我回到高中,原本学校里的几幢建筑物只剩下了两幢,对面的村子也被政府拆迁,原地盖起了高楼,篮球场也不在了。

高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老师。我的语文老师是我的心智启蒙,那时候的我刚刚开始着眼看世界,接触到了很多看似敏感的新闻和历史,便飘飘然以为自己已经看尽了这个世界的黑暗。她多次把跑偏的我拉回正轨,甚至告诉我九十年代的春夏之交,她在北京上大学,但是事实上那件事情既没有国外新闻中说的那般可怖,也没有喉舌说的那般平静。如今已经没有热血再去摸索当年发生的事情,视线转移到了更加值得我关注的地方,而不是那堵已经竖起来很久的围墙。

继续阅读“无题”

从高考制度所想到的

翻到了一篇刚上大学时写的文章,文字稚嫩、想法单纯、思考表面,时隔五年回过头再看,感到羞愧不已。但幸运的是,自己已经不再非黑即白,且文章中的信念仍然秉持着。经过社会短暂的磨练,今天的我已经比过去成熟了一点点,总算是有了些许进步。现在把文章原封不动的贴上,反省自己,同时也警醒自己,不能满足于现在,也不能忘却过去,只有不断地前进,才能达到自己最终的目标。

继续阅读“从高考制度所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