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味道

日常

晚间,在麦当劳休息的保安大叔与同伴大谈日本街道之干净。同伴问他,你去过日本吗?大叔说不用去日本,抖音上全都是视频,全世界都在用抖音。同伴憨笑,其他路人侧目一阵,又回到自己的事情中去。

经常去买面包的那家面包店,久之与老板熟络了,送了我一个新出炉的菠萝包。平日晚9点后会有一个十元两件的活动,我常常9点之前去,老板也会按照十元两件的优惠任我挑两个面包;时而到了晚10点多,关门之前准备把未卖出的面包丢掉,见我匆匆进来,又把面包拿出来,“你再不来面包就要扔了,赶紧拿两个。”

超市公共卫生间的清洁阿姨/大叔,偶遇时经常吐槽不讲卫生的顾客,仿佛自言自语。清洁时带着容易察觉又不至于过火的力度拖地板,然后把垃圾用力提走,似乎是一种发泄的行为。因为这个行为,我又想起那些在公众场合不讲卫生的人们,总想把他们狠狠丢进洗衣机里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