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发呆时,我在想什么 – 季冬

今年的冬天应该是近20年来最冷的冬天。12月底文章提到冬天倏然而至,没想到仅仅是个开始。

我的手背每年都像备忘录一样准时龟裂,即手背因干燥缺水裂开,生成一道道裂缝或是一片片红色,最干燥时会有血水从中渗出。身边人都劝我用护手霜或者各种药物,乃至上医院检查。但我想到一旦春天来临,手背自然恢复如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就会搁置。这种痛觉让我在一年交际能清醒一番,回想上一年所思所想,然后为下一年做好准备和执行。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我的一种猎奇的仪式感。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