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游戏代理商的良心

Notch在2009年开发了Minecraft Beta版,2011年发布了正式版本,名震世界。随后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登陆了全平台,慢慢进入国内圈子,直到前几年在楼下麦当劳和地铁上能看到小学生们捧着一台手机在玩PE版的minecraft。这个游戏在国际上获奖无数,无数玩家在游戏里建立了各种各样的世界,也有玩家开发MOD,还有的玩家把红石玩得风生水起,minecraft的可玩性发挥到了极致。直到2014年9月,微软用25亿刀巨款(?)收购了mc,随着windows 10的发布,mc也接着发布了UWP版本。2016年5月,网易宣布代理mc中国版,意味着mc和玩家在中国没有好日子过了。

继续阅读“一个游戏代理商的良心”

Nginx+WordPress固定链接404解决方法

我根据 seoimo 和 jwcyber 的教程在vps上搭建了 wordpress,后者的教程使用了 Nginx 这个服务器。在搭建完博客之后,我在后台把固定链接修改为 文章名 imzm.im/post-name ,却在访问博客内任何链接的时候遇到了404,下方写着 Nginx。我随着这个线索查询了google,大部分的解决方案都是在 nginx.conf 添加一段代码:

继续阅读“Nginx+WordPress固定链接404解决方法”

Word Press

自从购买了vps之后,我一直拿来作为梯子用。但是看到2.5刀的价格,还有一个月1000GB的流量,不拿来做点别的实在觉得浪费。之前提到原来的博客在老薛主机,虚拟主机(300m)+域名的费用大约是90/年,除了偶尔会遇到服务器挂掉之类的小问题以外挺堪用,但是做了一个备份之后容量就捉襟见肘了。于是我干脆在vps重新建立一个博客,顺便把过去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文章都转移过来。

继续阅读“Word Press”

VPS实现shadowsocks翻墙记录

此前我以为shadowsocks是一项商业服务,在一个.com.hk结尾的网站上购买了3年的shadowsocks翻墙服务,稳定使用了3年。突然有一天我在twitter上看到了一张截图,shadowsocksR作者被请去喝茶了(那会儿还不知道shadowsocks和shadowsocksR的区别)。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telegram这个app,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暂且不表。

我在telegram上直接加入了shadowsocksR群组(现已解散),群里讨论了ss相关的事情,我简单的问了一句shadowsocks官网还能购买服务,被无情嘲讽了。带着嘲讽,我摸索了一遍ss的github首页,google了一遍ss的历史,终于把我过去对ss的固有印象改变了。原来shadowsocks只是一个使用Socks5工具,通过在服务端部署之后,在本地通过客户端连接建立本地代理。理论上只需要有一个物理机在墙外的服务器便能实现翻墙,在目前的国情下是一种比较稳妥的翻墙方法。

继续阅读“VPS实现shadowsocks翻墙记录”

GPD Pocket | 现代最强 UMPC?

UMPC 是 Intel 和 微软 在十二年前共同提出的一个 超级移动计算机 概念 (Ultra-Mobile PC),这种设备的目的是在任何移动的场合下为客户提供一个极致便携又不妥协性能的设备,通过不到2斤的重量来代替普通的13/14寸笔记本进行生产力工作。或者用人话来说,就是上网本,比如华硕在2007年推出的 Eee PC,索尼在09年推出的 Vaio P(我一直认为这是历史上最好看的UMPC),富士通 LifeBook U1010 等等。这些设备的共同点是极致便携,不超过1 kg的重量,5寸到8寸的屏幕,不完整的全键盘,以及非常羸弱的性能表现和续航。所以在这个概念推出没多久,各个大厂已经试水市场便放弃了持续开发,且智能手机已经有了飞速发展的趋势,UMPC 便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继续阅读“GPD Pocket | 现代最强 UMPC?”

无题

今天是高考第二天,不出所料地,微博微信上面一片哀嚎,某某卷什么题什么题太难了,完全不是人做的;某某卷数学题超纲了,空白了好几片。我早已忘记当年高考做了什么题,但我还记得最后一天的天空很蓝,考完最后一场出门的时候,连空气都比往常更加新鲜。脑袋完全放空,好像过去几年学过的知识都一股脑抛在身后的操场上,而后随着学校被拆,全部埋在了地里。几年后我回到高中,原本学校里的几幢建筑物只剩下了两幢,对面的村子也被政府拆迁,原地盖起了高楼,篮球场也不在了。

高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老师。我的语文老师是我的心智启蒙,那时候的我刚刚开始着眼看世界,接触到了很多看似敏感的新闻和历史,便飘飘然以为自己已经看尽了这个世界的黑暗。她多次把跑偏的我拉回正轨,甚至告诉我九十年代的春夏之交,她在北京上大学,但是事实上那件事情既没有国外新闻中说的那般可怖,也没有喉舌说的那般平静。如今已经没有热血再去摸索当年发生的事情,视线转移到了更加值得我关注的地方,而不是那堵已经竖起来很久的围墙。

继续阅读“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