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艺术家》

生活的艺术家

李小龙

◆ 点评
点评此书★★★★★
读完本书后,刷新了我对李小龙的了解。在没读本书之前,李小龙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一位创立了截拳道的武术家,迅猛、刚毅,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狠劲。但读毕本书,李小龙的一系列笔记和书信让我明白李小龙对生活哲学的感悟甚至要超过在武术上的造诣。李小龙信奉庄子的思想,追寻无为;直面内心最真实的自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却必须做;人应该回归人的本真,而不是专注于自己的外在形象;人应该像水,不抵抗的事物无法被战胜;人的进步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结果。过于哲学的部分因才疏学浅无法理解,再读本书更待时日。
◆ 序言 艺术家之路
>> 人与人之间千差万别的原因并不在于我们的生命中发生了什么,而在于当我们面对人生中能考验生命勇气的重要境遇时,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作出回应。
◆ 第一章 功夫之道
>> 道是终极的现实——或者说是所有生命背后的方法和规律,或者说,人类的生命之道应该与宇宙的运行之道相和谐。
>> 霍夫尔先生进一步指出,“自己的能力越弱,希望越小,就越需要自豪感。当他想象出另一个自我,并认同这个自我时,他就会有一种骄傲感。骄傲实质上是一种自我否认。”
◆ 2.4 刚柔并济
>> 我们必须再一次清醒地意识到,一个人应该像竹子那样,在急风暴雨中,随风前后摇摆,以化解强风的袭击,这样他才能生存下来。
◆ 4.3 生活:事物的整体性
>> 根据笛卡尔的看法,“我思故我在”,世界剩下的就是怀疑本身了。因为任何可疑的事物看起来都一定像真的。同样,整个世界都很可疑,也看起来都像真的。怀疑即是思考,所以思考是宇宙中惟一不被否定的现象,因为否定本身就是思考。当思维存在时,我在怀疑,我在思考,自然就说明了人的存在,因为任何思维的思考都必须涉及作为主体的人。
>一个人并不是在某种概念或科学定义下生活。因为生活的真谛就简单地存在于生活之中。比如当你沉浸在欢乐之中时,没有必要停下来考虑,自己能否获得更多的快乐,也不要自满于当前的欢愉,可能你只是希望自己是快乐的,因为这说明你没有错过任何东西。
◆ 第五章 心理学与功夫
>> 我做我的分内事,你做你的分内事。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期望。你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也不是为了满足我的期望。你是你,我是我。如果我们偶然相遇,那将是一件很美的事。如果不能,那也没办法。
◆ 5.5 胜利者和失败者
>这种理想主义是一个标尺,它让你有机会恫吓自己,严责自己和他人。既然这个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那么你永远也达不到那个完美主义的标准。你只是执迷于这个理想,那种自我折磨、自我纠缠和自我惩罚也永远没有尽头。完美的理想只是隐藏在“自我改进”的面具后面,永远不会起什么作用。
打碎了懒惰者和悲观者的面具。
>许多人一生都致力于去实践一个他们“应该”怎么样的理念,而不是去认识、实现他们本身。自我实现和自我形象实现两者之间是有差异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很多人都只是为他们的自我形象而活着。
>许多人有自我意识,但更多的人心中茫然,因为他们都忙着把自己设想成这样或那样的人。这又是理想的诅咒。这个诅咒就是不要你做你自己。每个外界的控制,甚至内在化的外界的控制——“你应该”——戕害了生物体的健康运转。而这才是唯一应该控制的状况。如果你理解你现在所处的状况,让你现在所处的状况引导你的行为,那你就学会该怎么应对生活了。
◆ 5.11 赫塞论自我意志
>> 当一个人对自己有信心时,他在世上追求的仅仅是,自由而单纯地完成命运赋予自身的使命。他认为,所有那些过分夸大其辞的东西和价格昂贵的东西,都是身外之物,拥有和利用它们或许是快乐的,但这些不是生命的本质所在。
◆ 6.2 笔记二
>> 生命没有答案,它需要用每时每刻来理解。我们所得到的答案,不可避免地遵从我们所熟悉的模式。
>> 理解不仅仅需要感悟的那一刻,而且要有连续的意识,对于一件事物有持续不断的好奇心,而不匆忙下结论。不存在无拘无束的任意思考,所有的思考都有偏见,都不是全面客观的。思维是记忆的反应,而记忆是带有偏见的,因为记忆是经验的结果。思维是一种心理反应,它受经验的局限。
◆ 6.3 笔记三
>> 禅不是通过“拂镜”式的沉思而获得的,而是通过现世生命中的“坐忘”而实现的。我们不是通过下工夫“变成”现在的自己,而是本身就“是”我们自己。不要努力成为什么,显示生命的本真即可。
◆ 8.2 自我发现过程(一)
>> 没有他救,只有自救。自救有许多种形式:每日通过无偏见的观察去发现,全心全意尽力而为;坚持不懈的、偏执的敬业精神;最重要的是意识到对这些东西的追求是没有终点和界限的,因为生活是一种不断演进、不断更新的过程。我个人认为人的责任是:胸怀坦荡、踏踏实实、简简单单地做人。
◆ 8.10 充满激情的心境
>> 我们应该谨防那些认为没有必要装作善良和行为端正的人。这些连一些表面上的掩饰都不肯去做的人,往往是最堕落,最残酷无情的人。表面的掩饰通常是通向真诚的必不可少的一步,它是真诚情绪溢出和固化的一种形式。